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难忘知青岁月,苦乐交织的日子里我们携手走过 情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9-16 07:49 点击数:

巧合的是,当时我和志华都是分配在南疆兵团的上海知青,更巧的是我们的兵团都在伊犁。

我和老伴志华都是上海赴新疆的老知青,我家在普陀,而他家在虹口。时间荏苒,如今的我俩都已经年逾古稀了。

知青生活无疑是极其艰苦的,但也培养了他们坚韧不拔和自强不息的知青精神,正是依靠这种精神,在返城后的40多年中,再大的压力和困难,他们都能挺过来。

经中间人小程在旁介绍,我和志华渐渐熟稔起来。原来他俩的妈妈是同事,都是上海的工人,两家关系非常不错。通过心直口快的小程的询问我知道了志华和我一样,还没有恋爱史。他30岁没谈大概和自己内向的性格有关系,因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爱看书的内向男人,只会花心思在技术钻研上,不会花言巧语讨女孩子们喜欢。而我没谈恋爱则是因为当时正在上山下乡时期,在那种大环境下,年轻人也没有过多的机会和精力去考虑这些,连肚子都没吃饱谁还会有精力去谈恋爱?

我和志华邂逅在返沪列车上

志华是1943年出生的,1961年入的新疆,而我比他小6岁,1949年出生,与共和国同龄,我是1667年入疆的,我俩都是在人生中花一般的年龄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去奔赴祖国边陲的那片热土。

当然,当时陌生的我们等到相识则要到6年以后了,6年后,我还在兵团,而30岁内向务实的志华由于善于自学和业务的精湛,已经成了伊宁市当地一家金属加工厂的技术骨干。

谈起我俩的相识,要感谢我们两个都认识的熟人小程了。小程和我是好姐妹,基本上是无话不谈,就在那年我和小程回沪探亲时,有一次小程上完厕所回我俩的座位时在异常拥挤的车厢里意外看到了熟人志华,他没座位,正靠在过道旁心无旁骛地看着一本厚厚的专业书。小程连忙大声叫了他一声,看志华站着没座位,盛情邀请他和我俩一起坐。于是,我们仨挤在两个座位上,小程坐中间。

1955年开始,一直到1979年结束,国家提倡城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于是这项轰轰烈烈的运动在神州大地上一直持续了24年。

关闭窗口